Vin

这里叶修他媳妇儿❀
本命叶修
主食伞修/all叶/雷安雷/雷卡/鼠猫/谷景
其余CP觉得萌的都吃,几乎无洁癖hhh【比如猫鼠鼠猫我都吃,但是要分开吃嘎嘎嘎】
偏爱互攻【高亮】
欢迎小伙伴们来找我玩啊ψ(`∇´)ψ

【伞修友情向】当水鬼没前途,来打游戏吧!

  ※并不是太正经的一篇生贺(甚至也
      不算是生贺)
  
  ※龙王叶&河神伞
  
  ※ooc预警
  
  
  1.苏沐秋飘在河里,很不理解,明明自己是出了车祸,为什么最后却成了水鬼?
  而且我好像连地府都没去过。
  阎王这么不靠谱的吗?
  苏沐秋如是想道。
  
  
  
  2.在水里呆了几天的苏沐秋,
  凭着阳光般的笑容,
  收获了一大批河粉。
  河里的粉丝。
  然后得知,
  哦!原来这条小河里也是有龙王的啊!
  龙王是不是“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脑补了一下的苏沐秋,
  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
  
  
  
  3.过了几天,
  苏沐秋见到龙王,
  很失望。
  为什么龙王长得这么正常?!
  为什么不是“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你好,我是叶修。”龙王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苏沐秋。”苏沐秋有些哀伤,为什么龙王长得这么像人类啊!还有,为什么这个龙王姓叶不姓敖???
  
  
  
  4.然后没过多久,
  一龙一鬼就混熟了。
  “所以……你其实不是这条河里的龙?”
  “是龙王不是龙!”
  “原来龙王也会离家出走啊。”苏沐秋有些好奇。
  “因为家里太无聊了。”叶修撇撇嘴。
  突然间,苏沐秋觉得,
  这只龙王有点可爱。
  
  
  
  5.“苏沐秋,你为啥会变成一只水鬼?”
  “emmm……”苏沐秋沉思两秒之后得出结论,“不知道。”
  叶修沉默了。
  “你去过地府了吗?”
  “没——诶你干啥?!”
  下一秒,苏沐秋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地方。
  
  
  
  6.“这是哪?”
  “阎王殿。”
  苏沐秋方了,
  “来这干啥??!”
  叶修诧异地看了苏沐秋一眼,
  “来找老冯啊。”
  老冯又是谁啊?!
  
  
  
  7.“老冯,在吗?”
  坐在殿上认真办公的冯宪君听到这声音,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他的预感灵验了,
  只见叶修带着一个清秀的年轻人走进殿中。
  “叶修,这是谁?”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阎王冯宪君。”
  “说好的阎如玉呢???为什么是个老头?!”
  冯宪君心头一哽,
  “哎,话不能这么说,人家年龄其实也不大,就是看着老了点而已。”
  药!药!
  
  
  
  8.“叶修,你、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来问问苏沐秋为什么会变成水鬼。”
  “他太聪明了,玉帝担心,就改了他生死簿上的信息。”
  “老冯你们这可不厚道啊!人家那么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一小伙子,活的好好的,就因为玉帝这破理由就……”
  叶修一段话说的冯宪君心头又是一哽,
  妈呀有点愧疚。
  “那你说怎么办?”
  “让人家变成河神吧!”
  “那怎么行?!这哪是说变就变的!”
  “哎呀这地府多少年没下过雨了……”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于是苏沐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河神。
  
  
  
  9.“为什么要让我变成河神?”
  苏沐秋挺好奇的。
  “因为可以打游戏。”
  “水鬼不行吗?”
  接过鼠标的苏沐秋坐在键盘前。
  “水鬼你碰的到东西吗?”
  “哦,这样啊!”苏沐秋恍然大悟,“所以说,为什么水底下会有电脑啊!”
  “因为剧情需要。”
  叶修对答如流。
  
  
  
  10.然后一人一鬼愉快【并不】地打起来了游戏。
  “这游戏叫什么?”
  “荣耀。”
  “真是个好名字。”
  
  
  
  11.“沐秋大大你又输了~”
  “你可拉倒吧,明明我的!”
  “最后一击是我的。”
  “……”
  今天的河神大人也很想把龙王大人煮了呢。
  
  
  
  12.之后,
  苏沐秋发现游戏里比竞技更好玩的,
  是研究装备;
  而比研究装备更有趣的,
  是扒叶修的装备去做研究。
  
  再之后,
  苏沐秋递给叶修一杆矛,
  “却邪”。
  “保平安啦。”苏沐秋笑着说。
  “看不出来,河神大大你挺厉害的啊!”
  “是啊,可惜只能在河底。”
  “没事,河底也能联网。”
  
  
  
  13.正如叶修所言,
  河底也能联网,
  也能参加联赛。
  然后他们组了个队,
  叫嘉世。
  成员中有各界人员,
  至少苏沐秋是这么认为的。
  
  
  
  14.结果到了颁奖的时候,
  苏沐秋发现联盟主席是阎王冯宪君。
  原来三界联赛,
  只是地府的联赛啊。
  苏沐秋看了看叶修,
  叶修笑了笑:“只是没有人类而已,但好歹咱们联上网了。”
  说得也是。
  
  
  
  15.赢了比赛,
  怎么说都要庆祝一下吧。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
  啊不是,
  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
  一龙一神把酒言欢,
  举杯邀明月,
  畅谈风花雪月。
  啊其实就是一人一瓶啤酒坐在房顶上看星星聊天啦。
  至于哪里来的房顶,
  这我怎么知道啊!
  
  
  
  16.但是,
  这两个人……emmm生物,
  都不太能喝酒,
  半瓶就差不多了。
  苏沐秋状况稍微好一点,
  至少不是一杯倒,
  倒了还发酒疯,
  不过,
  差不太多吧,
  半斤八两。
  
  
  
  17.“所以你为了打游戏而离家出走?!”
  “因为家里不联网啊!”叶修举着酒瓶愤愤不平,“你说老头子他怎么能这样呢?!他竟然断网!”
  “那你也不能拿你弟的行李啊!”
  苏沐秋也很愤愤不平。
  “可他打包的都是我的行李!”
  “……”
  好吧你赢了。
  苏沐秋叹了口气。
  
  
  
  18.等叶修酒后真言吐得差不多了,
  苏沐秋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开始的问题:
  “叶修,你是龙王,那为什么你没有“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然后苏沐秋又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
  
  “我是龙王不是龙!”
  叶修举着酒瓶大喊。
  苏沐秋赶紧揪住叶修,
  免得他从屋顶上摔下去。
  “龙王和龙有区别吗?”
  “当然有啦!”
  “可是你都不姓敖!”
  “远房亲戚不行吗?!”
  怕不是只假龙王,
  不过,
  龙也不能陪我打游戏吧?
  还是这只假龙王好啊。
  
  
  
  19.“那你会回去吗?”苏沐秋问。
  叶修似乎清醒了一些:“至少现在不会。荣耀我还没玩腻,这游戏,十年都不会腻。”
  “呵,”苏沐秋笑着举起了酒瓶,“那来为我们的友谊和胜利干一杯吗?”
  叶修笑着拿酒瓶碰了上去,
  “为了荣耀。”
  “为了荣耀。”
  
  
  
  
  20.“对了沐秋……”
  “嗯?”
  “今天是你生日吧?”
  “好……好像是,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了。”
  “10.21,”叶修躺在屋顶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我们超厉害的河神大大,生日快乐咯!”
  苏沐秋也笑着躺了下去,
  “没有蜡烛,要我对着流星许愿吗?”
  “可以啊!”
  “那我就许一个,愿我们的荣耀永不落幕吧。”
  “不许一个长命百岁吗?”
  “河神不本来就长命百岁了吗?”
  “说的也是,啊,看星星吧。”
  “好。”


——————
呼,赶上了!
给伞哥过的第一个生日,
虽然大家都说伞哥今年还是十八,
但我不管,
他现在已经是个奔二的大龄青年了!【bu】
二十岁生日快乐!!!
不管在哪里都在过的好好的哦!
喜欢你啊♡
  
  

啊啊啊啊啊啊赞美路易太太!!!给路总打电话!!!【Z字抖动式打call】
《S》到了!而且除了书页有些折角之外,啥毛病都没有!!!感觉自己十分的走运!耶!
伞哥的信那个火漆印超棒的!然后我是用刀挑开的,火漆印十分完整地被保留了下来hhh
海报书签都超好看!
书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看还要高大上!!!
再次表白路总!!!!!
@Louis

【王黄】儿科医生与大龄儿童

  ※儿科医生的王×病人家属黄
  
  ※给烦烦的生贺!!
  
  ※也是给自家团宠碧纸的生贺!
  
  ※红色ooc预警!!!
  
  又是平常的一天。
  荣耀第一人民医院的儿科主治医师王杰希端着一杯金银花草茶细呷一口,在下一位病人到来之前,如此感慨道。
  “卢瀚文,14岁?”王杰希略带怀疑地扫了一眼眼前这位端坐着的,少说也有十六七岁的少年。
  “啊我不是卢瀚文,我是他表哥,我叫黄少天!这个才是卢瀚文!”黄少天一开口便跟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还一边拍了拍身旁坐着的一个男孩,“这位医生你叫什么,看起来好年轻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主治医生很厉害啊!”
  “王杰希。”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我收回之前的话,这注定不是平常的一天!“黄……先生,我见你眉间略有煞气,今日还是少开口为上。”
  “哇王医生你还会看相啊!太厉害了吧!”
  见黄少天又要开口“长篇大论”,王杰希赶紧打断他:“还看不看病了?”
  “哦对对对!王医生你快给我家小卢看看他到底怎么了!”黄少天这才停下越扯越远的话题,论起正事来。
  王杰希把目光投向黄少天身边的那个面色不大好的男孩,从桌面上的盒子里拿出压舌板:“张嘴。”
  “嗯,喉咙有些发炎了,但没什么大事,心肺正常,”王杰希放下听诊器,拿起笔开始写方子,“普通感冒,吃点药就好了。不过这孩子体质差,给你开几副中药调理一下,平时也要加强锻炼。给,一会去拿药吧。”
  “好的谢谢医生!”黄少天接过单子,起身正准备出门,但想到了什么,半路又折了回来,“王医生,留个电话呗,中药我怕我不会煎。”
  其实王杰希想说也可以开那种泡着喝的,但不知怎的,还是告诉对方:“电话我不常用,QQ吧。”
  “QQ也行啊!”
  
  晚上,难得不用加班的王杰希回到家,先是给自己弄了点吃的,之后又给自己泡了壶莲心茶,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正休息着,突然听见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王杰希拿起手机打开一看,是条QQ好友申请:
  ——“王医生,我是黄少天!你白天的那个病人家属!”
  王杰希抬头思考了一会,才记起今天那位特别聒噪的病人家属。于是面无表情地点了“同意。”
  
  「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晚上好啊
                  王医生!话说我等你好
                  久了,你干啥去了这么
                  久没同意!还有你的网
                  名真有意思,王不留行
                  是啥?中药吗?」
   
                                           「晚上好。
                                               做饭去了。」: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哇这么牛逼的吗!不过
                  你还没解释你为啥要叫
                  王不留行!」
                     
                                               「人缘好。」: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人缘好?为啥?」
  
                                           「自己百度。」:王不留行
  
  王杰希见黄少天没回话课,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王杰希就听到一连串的提示音,让他以为家里什么是养了只鸭子。打开对话框一看,哦,今天刚养的。
  
夜雨声烦:「我查到了我查到了我查
                  到了!」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王不留行竟然是治痛
                  经的!」
  
夜雨声烦:「怪不得人缘好!妇女之
                  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
  
                                       「我是儿科医生,
                                           不是妇科的。」:王不留行
  
  天知道王杰希在看到“妇女之友”这四个字的时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丫的为什么是“妇女之友”!我一儿科医生怎么着也得是“国民好爸爸”吧?!诶不对我纠结这个做什么?
  王杰希抬眼看了下黄历,忌说话。
  果然,今天应该少说话。
  
  
  之后的几天,王杰希每次打开手机,入眼的都是黄少天刷的99+。而且每天都是各种七里八里鸡毛蒜皮的事,什么今天楼下大爷又坑了他一根冰棍啦,隔壁野猫找了老婆啦,昨天和小卢下五子棋输了啦,“他都不知道让着我一点!!!”云云
  王杰希一边翻消息,一边想:为什么这位表哥看起来更像小孩子呢?不过,挺有趣的。
  王杰希勾起一丝微笑。
  
  
  某日中午,王杰希正坐在办公室里休息,忽然手机又想起了一阵熟悉的提示音,打开一看,果然是黄少天发来的。
  
夜雨神烦:「诶王杰希,小卢他好了!
                  你开的药挺厉害的嘛!
                  要不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请客!就当作是谢礼     
                  了!」
  
  过了这几日,黄少天对王杰希的称呼也从“王医生”变成了“王杰希”。
  王杰希想了想今晚自己也不用加班,那就应了呗。
  
                                                   「好啊。」:王不留行
  
  那头,黄少天看到王杰希的回复,捧着手机就开始呵呵傻笑。卢瀚文诧异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小声嘀咕道:“不是我才好,表哥又病了吧?”
  
  
  
  晚上吃晚饭,黄少天和王杰希在河堤上散步。黄少天难得的没有话痨。
  也许是吃撑了吧。王杰希想。
  然后吃撑了的黄少天打了一个饱嗝,“嗝~”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王杰希没忍住,笑了出来。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嘿嘿嘿……”
  不过经过这一遭,二人倒也打开了话匣子。
  “王杰希,你知道吗?你打破了之前我对医生的印象诶!”
  “你之前对医生什么印象?”
  “严肃的老头子,而且凶得很!”
  “你是对医生有什么误解吗?”王杰希一阵无语。
  “嘿嘿嘿,没办法,小时候的阴影。看病的时候被一个老头子医生骂了,原因是,话太多。”
  “噗嗤!”王杰希可以想象到,一个糯米团子似的小男孩,不停地叽里呱啦地讲话,把医生给惹烦了,被人黑着脸训了两句,然后委屈巴巴地坐好、闭嘴不说话。
  “那我呢?你对我什么印象?”王杰希突然就很好奇。
  “你嘛……年轻,又帅,还很有趣,而且……”黄少天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王杰希微笑,对面霓虹灯的光映入他的眼睛,衬得眸子愈发璀璨,仿佛有万千星辰在其中,“你还很温柔。”
  身旁有孩童跑过,行人有说有笑,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人。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他不知道黄少天是从哪里看出来他很温柔的,但他觉得自己的心现在正在被更加温柔的东西敲打着。
  
  
  那晚之后,王杰希对黄少天的态度有了点变化。黄少天发现,王杰希开始喜欢逗他了!!!
  「QQ空间」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大厨亲自下厨做的大餐!【大餐图.jpg】」
  
  评论:
  流云:「哥你放过我吧!!!」
  王不留行:「那一盘是什么?红烧秋葵吗?」
  夜雨声烦  回复  王不留行:「王杰希你怎么这样!!!」
  
  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吃秋葵的!
  黄少天委屈巴巴地抱住枕头。
  
  
  
  又过了几天,一个安静的午后,王杰希坐在办公室里享受难得的清静。突然一个人夺门而入,王杰希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见是许久不见的黄少天,才定下神,开口问道:“怎么了这么急?”
  “我受伤了!”黄少天把手递到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仔细看了看,找了半天,才在黄少天右手食指上发现了一个极小的伤口,有点泛红。
  王杰希看着一脸嘻笑完全没有毛病的黄少天,一字一顿地说:“黄少天,这里是儿科。”
  黄少天扁扁嘴:“你好歹是医生。”
  “那我给你开盒创口贴?”
  黄少天继续扁嘴:“我好歹明天生日。”
  “那我明天陪你出去逛逛?正好休假。”
  “那明天见!”黄少天喜笑颜开,正准备走,却被王杰希拉住,“怎么了?”
  王杰希递过单子:“去窗口拿创口贴。”
  “……”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早早地来到了约好的中心广场,站在广场上等黄少天。
  “久等了!”黄少天穿着一身海绵宝宝的T恤,小跑过来。
  “没事,我也才到。”这衣服真可爱,王杰希一边想,一边将一个用草纸麻绳包好的东西递给黄少天,看起来还挺精致的,“给,生日礼物。”
  “这什么?”黄少天把东西凑鼻子那闻了闻,“一股药味。”
  “王不留行。”
  “卧槽你送我这干嘛?!”
  “活血化瘀。”王杰希瞥了眼黄少天手上的创口贴,如是说道。
  “呃……”黄少天被哽了一下,抬眼却看见王杰希脸上揶揄的表情——“王!杰!希!!”
  “好好好,不逗你了!”王杰希见黄少天恼羞成怒了,连忙讨饶,“我的网名叫什么?”
  “嗯?”黄少天虽有些奇怪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老实回答,“王不留行。”
  “你手里这个是什么?”
  “王不留行。”
  “那我都把自己打包当生日礼物送给你了你收不收?”王杰希笑了笑。
  黄少天想了一会儿,对着王杰希灿烂一笑:“收!”
  
  
  
  
  ——————
        祝吃可爱长大的烦烦生日快乐!

  
  
  
  
  

【伞修】好巧我也是

  ※老师伞×画家叶
  ※文不对题系列
  ※双向暗恋
  
  午后的大雨来得突然,苏沐秋坐在桌前,看着街上撑着伞来往的行人,暗自苦恼着一会要如何回到学校。
  这时,咖啡厅的门推开,一个背着包的男人抱着画本走了进来。苏沐秋记得这个人,他好像是位画家,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出现在咖啡厅里。而且一直坐在苏沐秋斜后方一个靠窗的位置上,盯着斜前方的那块玻璃写写画画。
  说实话,苏沐秋觉得窗外那处街角的景色很一般,他每天都经过那里去学校上班,从未觉得那一路上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值得一画。
  至少苏沐秋是这样认为的。
  
  叶修按照习惯,仍旧只点了一杯绿茶。他不喜欢喝咖啡,会胃痛。而且对于一个常年熬夜的人而言,绿茶是个好东西。
  他架起画本,窝在柔软的座位里,透过热茶上空飘着的的袅袅烟雾,在纸上勾勒出一个轮廓。
  那是他透过那面玻璃看到的。
  
  不论当天天气如何,叶修总会在下午一点半准时到达咖啡厅。也许苏沐秋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总是在这个时段离校吃午饭,或者是买东西。而叶修每天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画他。
  苏沐秋。
  真是一个好看的人。
  叶修第一次见到苏沐秋时就这样感慨,接着便情不自禁地拿起画笔,等再回神时,画本里就只剩下苏沐秋一个人的身影了:坐在咖啡厅里写教案的样子;叼着面包急急忙忙跑进学校的样子;被女同学围住而不知所措的样子;趴在咖啡厅的桌上午睡没有一丝防备的样子……
  真可爱。
  
  苏沐秋这样想着,那个画家认真画画的样子真可爱。
  为了不让对方发现自己在偷看,苏沐秋微微侧过头,假装是在看窗外的风景,却不停地用余光扫过后方的一块玻璃,那上面映着叶修认真画画的映像。
  物理改变人生啊。苏沐秋暗自庆幸自己当年物理课的时候没有打瞌睡。
  尽管如此,学好了物理也不是这么用的吧?
  苏沐秋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位画家产生了兴趣。大概是因为眼熟吧。
  毕竟每次自己到咖啡厅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哦对,每天去学校的时候也看得见。
  他是在画什么呢?
  苏沐秋有些好奇。
  
  一天下午,苏沐秋没有课,抱着一种“说不定又能见到那个小画家”的心理,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很凑巧的是,叶修不在座位上,但他的画本和笔在那,还有一杯没喝完的绿茶。
  苏沐秋盯着那个画本愣了几秒,而后开始纠结,要不要翻开看看呢?会不会不太好啊……
  算了,一会再给他摆好就是了!
  偷偷摸摸翻开画本的苏沐秋在看到画的那一刻,愣住了。他不敢置信地往后翻了几页,又往前翻了几页,来来回回翻看了几遍之后才确定:他画的是自己,而且只有自己。
  莫名的,苏沐秋很开心。
  
  叶修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时发现苏沐秋正坐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喝咖啡,惊讶之余下意识地去寻找自己的画本。
  还在桌上,还在原地方,没有被动过,还好。
  叶修松了口气,也有些失落。但是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叶修走了过去,拿起画本正准备离开时,原本看向窗外的苏沐秋突然转过头来,对叶修微笑道:“原来你叫叶修啊。”
  “你茶还没喝完就要走了吗?”
  
  一杯冒着热气的新茶摆到叶修面前,他和苏沐秋隔着茶杯上空的雾气,四目相对,却谁也没有说话。
  但是气氛却意外的不尴尬。
  “介意告诉我吗?”苏沐秋温和地问道,“为什么你的画本上都是我,我却从来不知道你在画我?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感觉到有人在看我?”
  叶修捧起绿茶,抿了一口,然后才慢慢地说:“大概是因为,不是所有的光,都能被反射的吧?”
  说完,还悄悄地扫了一眼身旁的玻璃。
  苏沐秋若有所思地看着叶修身旁的玻璃,了然地笑了:“好巧,我也是。”
  
  
  
  ——————
  emmmmmm这个故事大概就是两个双向傲娇的家伙对着一个玻璃看对方在上面成的像的故事!(别问我看不看得到,不科学我也不管了哼唧唧)
  叶修说的“不是所有的光,都可以被反射的”指的大概是他的目光,偷看伞哥的目光。然后伞哥也是这个方法,所以嘛,“好巧,我也是”。
  故事设定叶修其实是个专业画家,有经纪人的那种。然后被经纪人小许(蓝河)催稿催烦了,就罢工,“我要散心!”然后跑到学校的咖啡厅这边来“找灵感”,本来是出来偷懒的然后真的找到了灵感顺便谈个恋爱hhh
  伞哥是学校物理备课组组长,特别受学生欢迎的那种
  这个设定可能以后还会写,大画家叶修跑去学校当美术老师顺便和物理组组长谈个恋爱啥的【大雾】
  

【伞修】数学家的恋爱故事

  ※数学家伞×王子叶
  ※沉迷灰塔,沉迷数学
  ※百岁山广告梗
  ※ooc预警【划重点】
  ※其实是双结局,但是我只想撒糖hhh
  
  一.
  格罗瑞的冬天很冷,以往热闹的街道上现在也空无一人。
  叶修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一些,余光瞥向身后偷偷跟着的那些人,“啧”了一声,嘟囔道:“是离家出走又不是离宫出逃,跟这么多人干嘛?”
  身后跟着的人欲哭无泪:大王子啊,您让我们省点心吧!您都这个月第几次离家出走了?!
  
  二.
  叶修加快了脚步,希望能将身后的人甩掉。
  在走过一个拐角之后,他听见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不对……算错了……符号……”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那个男人穿着一件单薄的大衣,独自一人坐在街头,手里拿着钢笔和一叠草稿纸,在疯狂地演算着什么。
  那个男人的脚边散落的稿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字与字母。
  叶修认得,那是一道著名的数学题。
  
  三.
  “所以,你研究的这东西叫函数?”
  对于叶修而言,走过去向男人问好不过半分钟的事。所以他从知道男人的名字叫“苏沐秋”再到坐下来一起谈论数学也不过花了一分钟。
  “对,”苏沐秋认真地点了点头,“你看得懂?”
  “能懂个大概吧,挺有意思的。”叶修这样评价道。
  “你喜欢数学吗?”苏沐秋拿回稿纸继续演算,叶修则在一旁托着下巴看着他算。
  “比起文学我的确更喜欢数学,”叶修思考了一会,“因为数学更加浪漫。”
  
  四.
  这是这个月第十次了。
  第十次“离家出走”的叶修又来到了那个街角,果然,苏沐秋还坐在那里。
  不知是不是错觉,叶修总觉得苏沐秋最近会打扮了,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了再坐在石阶上演算。
  这家伙,谈恋爱了吗?
  于是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叶修问苏沐秋:“姑娘和数学,你会选哪一个?”
  苏沐秋愣了愣,抬起头看着叶修,说了三个字:“我选你。”
  叶修也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脸在烧。
  不过马上就冷却了,因为苏沐秋又说:“开玩笑的。”
  
  五.
  “要不,你来当我的数学老师吧?”刚刚的事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起,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只听得见笔尖从纸上划过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数学老师?”苏沐秋没有停笔,仍在演算,“包吃包住吗?”
  “当然。”
  “那好呀。”
  于是苏沐秋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叶修的老师,并和他一起回了皇宫。
  也是那个时候,苏沐秋才知道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六.
  在皇宫里的日子大概是苏沐秋所度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每天,从早晨开始,他就可以看见叶修在他面前坐下,然后一起度过一整天。
  他们会一起喝茶,一起讨论数学,一起玩解谜游戏,一起散步,甚至一起睡午觉。
  说是午觉,也不过是因为终于算题算累了,头一歪,互相依偎着便睡着了。
  阳光透过树叶在两人身上投下一片阴影,遮掩了容貌,也模糊了光阴。
  
  七.
  这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苏沐秋这样想着。
  因为叶修接受了他的告白。
  这天早晨,苏沐秋和往常一样,胳膊下夹了一本《几何原本》便朝叶修的书房走去。
  当叶修在他眼前坐下时,他照例递过去一张纸。只不过,今天的纸比以往的厚些,也比以往的精致些,散发着果木与花草的气息,写在上面的不是一道题,而且一个简单的式子:
              r=α(1-sinθ)
  叶修愣了愣,接着认出了这是一个函数,便马上在纸上算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叶修抬起头,放下笔,看着苏沐秋,慢悠悠地说道:“真有你的啊,苏大大。果然数学更适合你。”
  “那你的答复是?”苏沐秋莫名有些紧张。
  叶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弄得苏沐秋一头雾水。
  叶修轻笑一声:“估计没有哪位姑娘会想和数学家过一辈子,所以还是我陪你好了。”
  
  八.
  叶秋总觉得他哥哥最近有点不对劲,比如说,比以前更注意打扮了,这是……恋爱了?
  叶秋很不爽地得出结论,看来是这样子的。
  但当他发现自家哥哥的恋爱对象不是一个女孩,而是那位叫作苏沐秋的数学家后,他的不爽成了担忧。
  
  九.
  那天下午,叶秋去花园里找叶修,却意外地看见了苏沐秋和叶修的头靠得很近,像是在接吻。
  叶秋被吓得后腿一步,然后惊慌失措地跑回了房间。
  
  那日午后,叶修并没有在书房里算题,而是拉着苏沐秋的手走进了花园。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风信子。”苏沐秋看着花园里一丛风信子说道。
  “为什么?”叶修突然很好奇,因为苏沐秋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会关注花草的人,“我一直以为你只喜欢数学,没想到你还喜欢花。”
  苏沐秋轻轻一笑:“那是我妹妹最喜欢的花,她去世前一直都很喜欢这种象征着生命的小花。”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已经……”
  “没关系,”苏沐秋打断了叶修还未说完的话,“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比如说——我不是只喜欢数学,我还喜欢你。”
  苏沐秋的吐息就像羽毛一样轻拂过叶修的脸,叶修有些慌乱,心跳很快,不知所措。于是他只好一动不动,闭上眼睛,等待着苏沐秋的下一步动作。
  慌乱之中,叶修依稀听见了苏沐秋的笑声,紧接着,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嘴唇。
  美好得就像梦一样。叶修感叹。
  这时,略显慌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叶修猛地睁开双眼,他知道,美梦就要醒了。
  
  十.
  “同/ 性/ 恋是犯法的。”叶秋盯着刚进门的叶修,一字一顿地说。
  叶修垂下眼敛,低声道:“我知道。”
  “你知道还——”
  “但是叶秋,是我先爱上他的。”
  叶秋愣住了:“你……我以为……”
  “你会告诉父亲吗?”叶修声音很低。
  “不,”叶秋收回错愕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脚尖,“我不会,我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
  
  十一.
  但是,国王还是知道了。
  一夜之间,苏沐秋被打入大牢,叶修被禁足在房间里不准出来。
  牢狱里,国王问苏沐秋:“离开和死亡,你选哪一个?”
  苏沐秋看着国王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选叶修。”
  国王沉默了几秒,转身离去:“我知道了。”
  第二天,苏沐秋将被处死的消息传到了叶修这里。
  站在门口的叶秋只听见屋内传来了瓷器破碎的声音。
  
  十二.
  叶秋没有想到叶修会选择自杀。
  当时他站在门口,听见屋内没了动静,觉得不对劲。推开门一看,只看见叶修瘫倒在桌上,左手的手腕还在向外流血。
  叶秋觉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不记得他是如何慌张地给叶修止血,让人请医生过来的;他只记得他在叶修床边守了两天后,叶修醒后唯一的一句话:“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活。”
  因为叶修以死相逼,苏沐秋没能死成,只是被流放回国了。
  
  十三.
  苏沐秋走到了国界边上,打了个圈又转回来了。
  反正也没人跟着,又没说永远不准我再回来,回去也没关系吧?
  苏沐秋这样想着,又走回了那个城镇。
  “生活就是一个圆啊。”苏沐秋感慨。
  
  十四.
  国王去世了,叶修登基。
  叶修没有派人去寻找苏沐秋,他知道他们找不到。
  叶修依旧沉默寡言,大部分的国务都由叶秋代理。他要做的,不过是在最后的文书上签个字罢了。
  一时间,皇宫上下都死气沉沉的。
  
  十五.
  几年后的一个春天,叶修也已接手了所有的公文事务,叶秋倒是落得清闲。
  “唉……好无聊。”当叶修第三十七次抬头看向窗外时,叶秋忍不住了:“不想处理公务就直说!”
  “哦。”叶修点点头,然后把文书往叶秋眼前一推,趴在桌子上,“蠢弟弟,我不想处理公务。”
  叶秋有点想打人,但是看到叶修趴在桌上看向窗外时忧郁的表情,还是心软了:“算了,便宜你了。”
  
  十六.
  于是叶修就这样被自家弟弟踹出了家门,美其名曰:出门散心。
  顶着一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的叶秋坐在桌前,看着眼前成山的文书叹了口气:“唉,算了,又不是没帮他做过这些。让他开心点也好。”
  走在街上的叶修一身轻松,身心漫无目的地飘荡着。
  突然有孩子从身旁欢笑着跑过,桥上有情侣手挽着手散步,叶修笑了笑:“要是你还在的话,我们也会这样吧。”
  
  十七.
  苏沐秋坐在街头的台阶上,听见远处的笑声,莫名也有些欢喜。
  头顶上阳光正好,仿佛有什么好事就要发生了。
  想到这,苏沐秋笑了笑:“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十八.
  不知不觉,叶修走到了与苏沐秋相遇的那个街角。
  街角的台阶上坐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支钢笔在稿纸上不停地演算着。
  叶修瞪大了眼睛。
  忽然,一阵风吹过,原本摆在苏沐秋脚边的稿纸被吹开到地上,散作一片。
  正要起身收拾,却看见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它们一张一张拾起,递到苏沐秋面前。
  苏沐秋抬头看去,只见叶修带着一个欠揍的微笑,道:“沐秋大大,这道题算了这么多年还没算出来?”
  苏沐秋闻言一笑,故作无奈道:“没办法,为了能让某位蠢学生能听懂这道题,当然要多算几种方法了。”
  
  
  
  ——————
  其实本来还有一个虐的结局的,不过我现在只想撒糖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只码了甜的结局w
  还有沉迷数学什么的是不存在的【摊手】